社交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

新媒体时代:社会媒体和大学生群体的关系。

爱情行为与观念的改造

–基于对现实生活的感性认识。

shehuilaoqingnian是一个社会老青年。

勇于面对自己,清醒地面对过去,去从清明的晨光中,托出无云属于明天的太阳来。

年长的社会青年

新媒体时代:社会媒体和大学生恋爱群体行为和观念的重塑。

-基于对现实生活的感性认识。

当今的大学生大多在18~22岁这个年龄范围内,这个阶段的年轻人对婚恋的看法很容易改变。上大学之前,自觉与外来,特别是外来对学业的压力,以及外界对恋爱的严格限制,导致进入大学后,面对外部主导的学业压力大幅缩水,远离高中式的家教管理,原本压抑甚至遗忘的恋爱冲动迅速膨胀,原本发育迟缓的婚恋观念,在大学这个相对自由、开放的环境里,迅速开始发展。

伴随着手机端的普及和通信技术的提高,社交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一些以同城交友、缘缘配对等功能为主的APP也在以青少年为主的群体中广泛使用。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2021中国移动社交产业研究报告》,中国移动社交用户将在2020年达到9亿,比2019年增长7.1%。高校学生群体在追求自身恋爱实践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运用各种各样的社交媒体,在这种潜移默化中,社交媒体已经逐渐改变甚至彻底重塑了一些大学生的恋爱行为和婚恋观念。

社交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

2007年至2015年中国网民和移动用户的总体规模(图片来自网络)

后现代思潮是一种在当代西方颇有影响的社会思潮,从兴起领域来看,它最初由文学和建筑开始,逐渐扩展到哲学、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领域。就其产生的时间而言,它是在60年代欧洲兴起的,并在70年代至80年代间不断成长。90年代以来,后现代主义思潮在中国文艺界和文艺理论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逐渐渗透到大众传媒和日常消费中去。近几年来,后现代思潮对我国青少年群体的影响越来越大。在后现代思潮中,道德相对主义即反对同一价值标准的道德判断,以及无中心意识、怀疑论等特征,都与早先“非主流”思潮表现出来的价值虚无、个人意识追求等特征相吻合。由此可以看出,后现代思潮与近年来我国青少年个人意识的普遍觉醒有密切的联系。但是,青少年整体文化心理结构的转变,仅仅靠观念的转变是无法实现的,必须要有行为模式的真正转变。社会媒体的普及则为这一行为模式提供了改变的空间。回到恋爱的问题上就可以看出,社交媒体对恋爱行为进行了不可逆转的重塑,这种行为上的重塑一方面促进了婚恋观的彻底转变,另一方面又产生了婚恋观的影响。

社交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

(图片来自网络)

一是选择恋爱对象。

社会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在时间和空间上提供了便利。社会媒体,特别是涵盖同城交友等功能的相关APP的普及,使人们对恋爱对象的选择超出了空间的限制。不论此时身在何方,只要打开APP,便可根据自己的判断标准,迅速做出筛选决定,选择与一个或多个异性或同性目标聊天。但是,由于网络的虚拟性和选择的多样性,在打破空间限制的同时,也增加了聊天对象选择的随意性,打破了传统的搭讪、约会的严肃性和慎重性,降低了聊天的时间成本。另外,网络上的虚拟性和随意性,也减少了对聊天内容的限制,在虚拟世界中,一些难以言喻的话,如强烈直接的爱的表达,或是出于羞愧而出口的原始冲动,都可以很容易地表达出来。随心所欲的表达,则是对“爱”和“做爱”的随意提升和神性的破坏。这种行为对传统的严守婚恋观念和性道德的解构作用不言而喻。同时,它也造成了后现代思潮婚恋观念中择偶标准的缺失和浮躁特质,“高富帅”、“白富美”牢牢地抓住了市场,眼光虚高,浮躁。与此同时,这种对爱情的随意与浮躁,也自然把爱情和婚姻的纽带割裂开来,甚至于多次恋爱后,因感情和时间的浪费而失望于爱情的无果,彻底抛弃了对婚恋的渴望。

社交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

(图片来自网络)

而在传统的婚恋对象观察选择中,主要是根据约会过程中的实际行为观察来判断对方的品质和个性。真实的行动意味着不能抹杀,除非那些经历过见证的人的记忆或生活被摧毁。但是,在以社交媒体为主的恋爱对象选择上,判断对方素质的依据部分来自于朋友圈、QQ空间等社交平台。与现实中的行为表现不同,在社交平台上的数字化表现具有主观的可建构性和虚拟性,并具有撤消删除功能。也就是说,朋友圈里,QQ空间只是一个随著“主办方”的心情搭建起来的生活碎片展览,里面的展品来源的真实性值得怀疑,而对于一些对于自身的好处作用不大,且有可能引发社交危机的“展品”,则可随时“撤消”。所以,通过社交平台表现出来的品质个性,很可能就是“主办方”想要表现出来的理想投射,由此得出的对恋爱对象品质的评判,就像建在流沙上的大厦一般。特别是受“拜金主义”等思想的影响,一个“高贵”的朋友圈展示,更是使“办展者”脱颖而出,成为人们普遍追求的目标。这一独特的社会平台的建立,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择偶观念的缺失和浮躁。

社交媒体的普及,为选择“合适”的恋爱对象

(图片来自网络)

恋爱过程中和分手后的数字化记忆。

微信朋友圈、QQ空间等社交平台承载着“共享文化”的推动力,一度私人化的爱情关系也被置于公开的社交平台上,供他人观看。夫妇们在社交平台上秀恩爱,撒狗粮,在获得幸福感、满足感和安全感的同时,也完成了上述“办展”过程,打造了一个对外展示恋爱的开放平台。这就是爱情的美好与甜蜜被无限放大,爱情中的矛盾和磨合被掩盖,这种不合理的情感“表现”,一方面吸引了众多初恋未婚的单身女性去追求爱情,另一方面,“表白人”自身也沉醉于这种甜蜜与祝福的浪漫情绪中,把矛盾的各个方面抛到脑后。随之而来的后果是,在矛盾积聚后由于没有养成健康的恋爱心理,迅速走向分手,对来访者一方,带着甜蜜的渴望迅速进入恋爱关系开启新一轮的狗粮,却又忽视了恋爱中痛苦的理性方面。随后开启的快速恋爱-快速分手的死循环成为众多大学生群体无法摆脱的魔咒。这一主观性忽视了恋爱中理性事务的共通性,片面强调恋爱是绝对的情感结合体,陶醉在恋爱关系中的甜美情调中的非理性思维,正是后现代思潮的一种非理性表现。

离异后,社交媒体上的数码记忆,却成了一段恋爱后急需解决的行为遗物。再一次浏览与前任的聊天记录,与朋友闺蜜分析对错,删除朋友圈和QQ空间等平台上的恋爱遗迹,再一次宣布单身状态,成为众多分手青年的当务之急。

谢赫·劳金尼安。

年长的社会青年

请扫码关注。

发布者:实习帮,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zthyue.com/archives/4278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年4月4日 上午9:24
下一篇 2021年4月4日 上午9: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