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要求强制执行,导致一场悲剧重演

孙明坠亡的地方。

17岁的湖北青年孙明来到深圳的一家电子设备厂,开始了他一生中的第一次实习。这个过程并不顺利,他的胃病,眼镜也坏了,几个假期都被记录为旷工。

学校要求强制执行,导致一场悲剧重演

6月25日上午,孙明收到班主任的警告,如有旷工,他将被学校开除。警告发出20分钟后,孙明从宿舍六楼坠落身亡。据孙明家属介绍,事发后,深圳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承诺对有关方进行调查和追究责任。

汉江科技学校同学刘洋和孙明。他们一起来深圳实习。最后,刘洋成了第一个发现孙明坠楼的人。

刘洋回忆说,上了几天夜班,孙明有点盯不上。他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不吃午饭。在此期间,孙明患有胃病,工作时眼睛断了。事发前一天晚上,孙明告诉刘杨,他当晚要请假,第二天可以腾出时间修眼镜。

6月25日上午7点左右,刘洋和室友上完夜班回宿舍,孙明还在睡觉。据刘洋介绍,8点左右,两位老师来到宿舍,叫醒孙明老师警告孙明,昨晚是他第四次旷工。根据学校和企业的规定,四次旷工将被开除。

孙明向老师解释说,他已经向工厂请假,去老师宿舍写情况说明。据说事发前一天晚上7点10分左右,孙明去工厂车间请假。胡口头同意后,他把请假单放在胡的办公桌上。

孙明写完情况说明后回到宿舍。大约20分钟后,他接到了校长程的电话。刘洋记得孙明当时提出了一个免费的建议,校长还问他为什么工作不好,为什么他会被遗忘。

除了电话警告外,刘阳提供的班级聊天记录截图显示,程分别于上午9点52分和10点13分在小组中发布了两份关于孙明旷工四次的通知,并表示下次将坚决解雇。

当天上午,孙明的父亲孙友海也收到了程的微信。孩子的班主任告诉我,孩子已经旷工四次了,再旷工就要开除了。就在前一天,孙友海说,他的眼睛坏了,想请假。

跟孙有海微信聊天后,孙友海忍不住担心,拨打了儿子的电话。听他的声音有点累,问他发生了什么,他说他工作了很长时间,夜班受不了,头晕头痛。孙友海怀疑儿子被欺负了,孙明只说他头晕,最后挂断了电话,因为说话不方便。

孙友海鼓励儿子孙友海鼓励儿子再坚持一次。戴上眼镜后,他可以在工作三个月后获得高中文凭。知道儿子毕业后想当兵,他告诉孙明,只有拿到高中文凭才能参军。

学校要求强制执行,导致一场悲剧重演

孙明在六楼宿舍的阳台上和父亲说话。刘洋注意到孙明挂断父亲电话后没有回房间。他去阳台问孙明怎么了。孙明回答说他没事。

在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刘杨和孙明形成了一定的默契。知道孙明心情不好,刘杨陪他躺在阳台上抽烟,两人都不说话。直到刘杨抽完烟,孙明才让他回家拿一些卫生纸。后来,刘杨回忆说,孙明应该想打开他。

上午10点28分,当刘杨回到阳台时,孙明已经躺在楼下了。刘杨在阳台上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穿衣服,打120跑下楼。当我来到他身边时,他没有动。刘杨才一直在他身边,直到救护车把孙明带走。

随后,孙明的父亲孙友海接到医院的电话,医生建议停止抢救。中午12点01分,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孙友海正式收到儿子死讯。

孙明在深圳工作。

拿到那张文凭。

据公开资料显示,汉江科技学校是十堰市一所中等专业学校,分为幼儿园教师、护士、计算机、汽车维修等专业。2021年6月1日,学校家长正式发出通知,组织学生到深圳实习。

当时是广东疫情的高峰期。一些家长对孙友海所在的家长表示担忧。根据当时聊天的截图,一位学生的家长说:深圳没有保。让我们留在十堰,然后班主任提醒我们,你应该负责说话。另一位家长在小组聊天中直接回答说,他不想让孩子去实习,我对孩子负责,校长坚决拒绝:不,三年的教学规定,必须参加社区实践。

校长的意思是必须去,不能完成学业,不能拿到毕业证书。孙友海说,校长对家长组的回复坚持说,除非学生有身体缺陷,否则他们必须参加实习。

6月10日,汉江科技学校计算机专业二年级90多名学生前往深圳。他们最终抵达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在这家电子设备制造商实习。

在车间里,孙明主要负责搬运箱子,大部分都是夜班,所以他很快就受不了了。刘洋回忆说,因为孙明选择留在宿舍睡觉,没有请假,第二天就被记旷工。刘洋的印象是,由于14日前后学生人数众多,实习管控变得更加严格,班主任规定请假一定要有假条。

6月17日晚,刘洋看见孙明在宿舍捂着肚子干呕,知道自己又得了胃病。据他所知,孙明曾因胃出血做过手术,从此,他的胃变得非常敏感。孙明连续夜班饮食不规律,但没能及时吃药。他只是叫刘洋早上回来带杯牛奶。那天晚上,为了避免被记住旷工,孙明先请假,然后回宿舍休息。

凌晨0点以后,刘洋遇到了另一个和孙明在同一条装配线上工作的同学。他还告诉胡,他将在半夜请假。随后,刘洋听到胡某军对同学说: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上报。但第二天早上,值班老师找到了孙明,告诉他昨晚他和另一个同学记了旷工。

实习过程与毕业证书挂钩,压力随之而来。根据孙友海提供的截图,6月19日,一名教师在19计算机二班实习组发布通知,称袁XX因无故旷工两次,但仍不想通过教育悔改。6月17日下午,他被教育部要求删除学籍,不再为学校学生服务。刘洋等同学也深入证实了这个消息,他们觉得很吓人。

学校要求强制执行,导致一场悲剧重演

即便如此,难以适应夜班的刘洋等人还是有请假的想法。根据刘洋提供的聊天记录,6月21日晚10时22分,刘洋给孙明发了一条短信,说:你为什么不在半夜请假呢?于是刘洋、孙明等三人向各自请假,半夜一起回宿舍休息。但据刘洋介绍,第二天只有刘洋成功请假,孙明和另一位同学仍被视为旷工。

在十多天的实习中,孙明的几次请假被登记为旷工。当第四次旷工出现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事发当天,刘杨在公安局看到了拉长胡军队的记录。据刘杨介绍,胡军告诉警方,他确实在6月24日写孙明请假,而不是旷工。

刘洋认为,工厂为家人提供的孙明时钟有很大问题。他清楚地记得,他和孙明已经被安排在6月12日上夜班,但表中仍然显示孙明白天有四次时钟记录。所以他不确定6月24日晚的请假记录是否值得信赖。

去深圳处理相关事宜的孙明的一位亲戚朋友说,结合收集到的各种信息,包括孙明多次缺勤,同学们也听到孙明抱怨拉长了我。他推测这些因素都与孙明的死亡有关。事故发生前两个小时,各方面都在给他施加压力。请假前,他觉得自己被针对了,也许他一时受不了。

孙明被警告。

十四元,十一小时。

除了孙明的经历,汉江科技学校组织的实习也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质疑。

孙友海提供的群聊截图显示,实习前,班主任程某给出的地点是深圳南山工业园区,并表示学校与企业联系完整。他向父母解释说,孩子正常工作8小时,加班2小时;正常情况下,实习工资在4000元以上,企业直接向学生发放。

刘洋记得,进厂的第一天,他们从班主任和驻厂老师那里得知,学生来这里工作的每小时工资是14元。当时工厂正式员工的小时工资是27元,同一车间的老员工悄悄告诉他,学校应该对你很黑。同学周晓也说,在与同一条装配线的小时工交谈中,对方告诉他,我厂的小时工每小时26元。

工作时间也与程通知中提到的不一致。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刘洋和孙明上夜班,我的时间是晚上6点45分到第二天6点45分。周晓回忆说,每个夜班中间都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在他们工作的十天里,每天大约有11个小时。事件发生后,工厂提供给孙友海的打卡记录还显示,从6月13日到24日,孙明通常在晚上7点到早上7点工作。

在周晓和刘洋的记忆中,自6月12日入职以来,孙明除了白班外,事故发生前都在上夜班。前半夜勉强能支撑,后半夜几乎眯着眼睛工作,刘洋描述了自己上夜班的状态。据他回忆,不仅实习生很难调整生物钟,工厂的老员工也忍不住打瞌睡,被巡逻保安叫醒。

学校要求强制执行,导致一场悲剧重演

在学生高强度工作时间的背后,实习内容更像是流水线上的杂项。孙友海从工厂了解到,孙明换了三次工作,第三次搬运集装箱,每个集装箱高约半米,装满电路板,重约10公斤。孩子告诉我他的手指坏了,我问他做了什么,他说要搬箱子。孙友海当时很困惑,儿子是计算机专业,实习怎么搬箱子?

周晓也没有固定的实习岗位。起初,他负责检查货物的底板,然后在装配线上捡起包装,然后他去楼下的仓库搬箱子。我在前一个职位工作了十几分钟,但是不熟练,就让我和旁边的人交换。据他所知,康复护理专业的学生将在医院实习,幼儿园教师将去幼儿园。只有计算机专业去了电子工厂,我觉得这份工作和计算机无关。

劳动合同中出现了更多的问题。孙友海曾向北青深记者提供孙明签订的劳动合同。在合同计时工资栏,手写数字为2200元/月。这个数字离每小时14元的工资和每天11小时的工作时间很远。根据合同,计算机专业学生在深圳市宝安区工作,不是班主任前面提到的南山区;用人单位不是深圳华高王科技有限公司,而是深圳兴业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综上所述,明显违反了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条例》。

据深圳记者报道,这不是汉江科技学校第一次跨省实习。早在2019年4月25日,一名汽修班高三学生就在东莞某电子厂宿舍楼坠毁。

法院裁定,学校将实习生交给深圳市杰源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未通知家长安排学生从惠州汽车电器厂到东莞电子有限公司实习,直至事故发生。

判决中原告诉东莞凌峰电子有限公司,公司安排在车间从事体力劳动,没有专业人员指导学习技术,劳动时间长达12至13小时。最后,法院裁定,学校对原告的费用损失承担30%的责任,并赔偿学生家属236730元。

孙明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

同意一起当兵。

孙明17岁生日,和其他想成功的父母一样,孙友海希望孙明能读好书,所以他在名字旁边加了一个金字,意思是金榜的标题。

我一生都在工作,我希望我的孩子过得比我好。孙友海说,孙明的高中入学考试成绩并不理想。当他选择计算机专业时,考虑到孩子们可以学习时代所需的技术,他们将来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但他没想到儿子的第一次实习也成了最后一次实习。

据孙明家属介绍,事件发生后,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责令公司先向家属支付赔偿金,实习终止。政府有关部门承诺,今后将按程序对涉案企业、学校、中介公司进行调查。其中,深圳可能会向湖北发函。截至出版前,深圳记者曾试图联系涉案学校和制造商,但得到了回应。

7月初,孙明的骨灰被家人从深圳带回湖北十堰的家乡。我们同意一起当兵。孙明一直是周晓印象中冷静的朋友。早在2020年下半年,他们就预约报名参军。

刘杨也回到了十堰。他帮助孙明的家人处理事情,然后一直隔离在家里。他的家人问他是否想继续上学,他犹豫了一下。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几乎离不开他(孙明)。我真的不想回到那个环境。

发布者:实习帮,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zthyue.com/archives/6779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4月7日 上午9:04
下一篇 2022年4月8日 上午9:55

相关推荐